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诛天凌九重 第一千零二十九章 一匹狼,一只兔

发布时间:2019-10-12 20:44:53

诛天凌九重 第一千零二十九章 一匹狼,一只兔

大江东去,涛声滚滚。EΔ小』』『』说*.

无情阻挡在前的护界江,虽不至于宽不见边,但也确实很宽。

江上雾气朦胧,不愿散去,站在岸边,隐隐可见对面山丘轮廓。

任图影看到了那两座高山,山上有两只巨大的猩猩,貌似跟大金变成本体后长得一模一样。

“那些商队是怎么过的江?”任图影突然问道。

白小菟嘟着嘴思考起来,很久才抬眼望着满脸期待的任图影,说道:“我不知道哦。”

“擦。”任图影脸色变黑。

白小菟说道:“好像是有他们特殊的方法,而且这种方法是妖族的秘密,不会轻易让外人知道。上一次我来的时候,是直接飞过去的。”

“直接飞过去?”任图影眼帘轻垂,紧接着身上血雷闪烁,吓得白小菟一个激灵。

血雷翅从他背后伸出。

“小菟,你先等等,我试试能不能飞过去。”

白小菟满脸担心的说道:“里面最强的是九级的妖兽,而且数量不小,师父你小心点。要是遇到危险就立马回来,我们再想别的办法过去。”

任图影两脚一蹬,飞入空中。

他飞的比较高,离江面很远。

在高空中看到江面的景色,真是触目惊心,十万壮阔,成群的妖兽,完全可以用密密麻麻来形容,就像是一窝蚂蚁。

那些妖兽的种类繁多,光浮出水面的粗略估计就有十几种,至于隐藏在水下的,想必还有更多。

江中妖兽单体散出的气息就很强大,让任图影不免感受到压力,此刻这么多气息聚集在一起,更是压力山大,让任图影连飞在空中都觉得沉重,好像不断的有巨石在背上叠加,越来越重。

他有自信……若是现在掉下去,自己连进开天空间和使用画曈的机会都没有。

当然,这是一种很不好的自信。

怪不得妖域边疆没有什么部队镇守,也未修建什么城墙堡垒,只要有这条护界江在,那一切都是多余的。

只怕连无双境的高手要过去都很难。

任图影抱着试一试的心态,飞出去一会儿后,现江中只探出一颗颗巨大的头颅在大声咆哮,显然那些妖兽看见有不是妖族的家伙闯江很愤怒,但又不能如何。

当然,任图影并未放松,若是用飞的方式就能这样轻轻松松的过江,那不知有多少人可以顺利过江,这护界江又有何用?

果不其然,最开始咆哮的那批妖兽都沉了下去,接着江面浮出一颗颗黑球。

那些黑球的体积跟大象差不多,表面上布满密密麻麻的尖刺。

任图影打量着,目光微凝,如果没看错的话,那应该是河豚,毒性极强。

只不过他有些好奇,这些河豚难道还会飞不成?而且哪里有这么大的河豚,是不是变异了?

下一刻,事实满足了他的好奇,河豚是不会飞,但它们身上的东西渴一飞,只见一根根尖刺直向天空飞去,如同万箭齐,大有乾坤倒转之势!空气中响起阵阵呼啸之声。

任图影不敢怠慢,当下利用斥力弹开第一批朝自己射来的尖刺,加向前飞去。

后方的江岸上,白小菟两手半握,放在嘴边,大声喊道:“师父小心啊!那是幽冥刺豚!七级妖兽!”

很快,那些幽冥刺豚沉入江中,似乎是身上的刺用完了。

任图影争分夺秒,继续前飞,奈何天地间笼罩着一种无形的压力,导致他飞行的度连平常的一半都不及。

不想就在这时,江面暴起一根根水柱,每根水柱中都有一团黑影飞出,像是弹丸一般,直直的跳入高空。

在快要接近任图影的时候,那些弹丸似的黑团猛地伸开,向任图影吐出长长的舌头。

白小菟在岸边大声喊道:“师父小心,这是跳天蛙,八级妖兽!”

“尼玛,八级!”任图影两眼微瞪,当下从背后取下偷天换日,剑出如龙,剑气飞舞,将伸来的十几根舌头尽数斩断。

他本以为这些跳天娃只能跳到空中出一击,不想还能继续第二次弹跳,就像是敖特慢的翻天踏,可以利用达到一定程度的腿力踩踏虚空。

不过比起敖特慢的翻天踏,这些跳天蛙还是差了很多,第二次弹跳之后,高度明显减低,力量也明显变弱,想必是因为跳天蛙后腿脚掌的蹼比较宽大,可以大面积踩压空气,继而利用阻力进行第二次弹跳。

但任图影还是小看了跳天蛙,本以为第二次弹跳拉近距离后跳天蛙会继续使用舌头攻击,不料就在这时那些跳天蛙脑袋两边都鼓起了泡,一同出刺耳的蛙鸣。

若是此刻有妖族的人在这里,便知道这一招是叫做“万蛙齐鸣”,一个很贴切的名字。

那一刻,任图影仿佛去到了夏天,在山间田野乘凉,啃着西瓜,听着蛙鸣入睡。

然而事实并没有所想的那般极有夏日意境,任图影顿时感觉脑袋里传来一阵刺痛,浑身无力冒汗,好像是有几百个沧澜宫的弟子在围着自己弹琴,十分难受。

任图影忍不住想要呕吐,捂着耳朵在空中一上一下,显得极其难受。

紧接着,所有跳天蛙的鸣叫在一瞬间停止,极有默契,随后口中吐出一颗颗半透明的气弹,充满强大的气息,划破虚空,铺天盖地的向任图影飞去。

这种气弹类似于音刃,只不过一者是利,一者是钝,是声音经过一种特殊情况和空气进行压缩后产生的气弹,威力不同寻常。

任图影不敢大意,一颗两颗打在身上或许还能承受,但这么多一下子打在身上,不死也得死。

不愧是八级的妖兽!

任图影当下转身向后飞去,同时利用斥力震开了第一批气弹。

白小菟在岸边已急的双脚直跳。

第一批气弹被斥力震开,那些跳天蛙似乎失去了力量,纷纷开始下坠,沉入江中,却在快要落水的刹那有力的后腿再次踩在水面弹跳而起,继续向任图影吐去气弹。

任图影左闪右避,躲避着密密麻麻飞来的气弹,总算是顺利落在了岸边,不过背后仍是挨了一下。

他现在算是体会到这条护界江的恐怖,里面的妖兽本来就很强大难缠,但更难缠的是,这些数不胜数的妖兽还非常的有纪律性,就像是一支受过严格训练的军队,同类与它类之间相互配合,各用所长,极有默契,和之前想象的那种只会蛮干的妖兽截然相反。

不愧是护界江。

而且任图影还意识到一件事,那就是妖族的兵力很强,比想象中的要强很多,光是一条护界江便恐怖如斯,那后面岂不是还有更恐怖的妖兽军队。

要是进攻神画大6,真是不敢想象。

白小菟连忙过去扶住任图影,“师父,你没事吧?”

任图影摆摆手,“没事。”

“师父,看来我们得想其它办法。”白小菟满脸思索。

任图影嘶着凉气,脱下衣服,扭头看去,现背后一片红肿,多处已经破皮流血,若非体质强硬,只怕还会受到内伤。

白小菟心疼的给他擦拭着伤口,还一边吹着气,趁着这个大好机会,她悄悄的从血雷翅上拔下一片羽毛,然后小心翼翼的收进挂在腰间的小挎包里,这个女孩子用的小挎包还是任图影给她买的

任图影戳了戳她的额头,很无奈。严格来讲,血雷翅算不上是真正的翅膀,和眼睛鼻子耳朵那种长在身上的器官不同,血雷翅是一种能量的实体化,即使拔下一片羽毛,过不了多久也会化成能量消失。

“嘻嘻……师父。”白小菟眯着眼睛笑了起来。

“对了师父,既然不是妖人就过不了护界江,那么……我们也假扮妖人怎么样?”

任图影有些疑惑的看着她,“这能行?”

白小菟却是越想越觉得可行,自信说道:“还好小菟有先见之明,放心吧,一定行!”说着她手腕一翻,从纳物戒指拿出两套衣服。

任图影一看之下,两眼不禁圆瞪,顿时连声咳嗽起来,只觉得伤势更重。

一匹狼,一只兔。

那是之前白小菟在天魔城买的睡衣。

任图影忽然想起以前梦舞妖娆也喜欢买一些可以假扮小动物的睡衣,没事就假扮成小动物在床上跳来跳去,十分调皮。

他觉得白小菟很像小时候的梦舞妖娆,确切的说,是小时候的梦舞妖娆很像白小菟。

“师父,你要变成大笨狼还是小白兔?”

任图影嘴角抽搐,“小菟,这样真能行?”

……(未完待续。)

(本章完)

北京熙仁医院王乐今
上海锦医堂中医门诊部挂号
北京熙仁医院王越
上海锦医堂中医门诊部挂号费
北京熙仁医院熊瑛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