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丹枫】丑鬼骗妻(小说)

发布时间:2019-09-14 06:05:13

皎月似水的夜晚,光棍汉张强躺在床上,辗转反侧,难以入睡。他想:“就凭我这脑袋瓜子,我就不相信我不能忽悠一个美貌女子,漂亮的大姑娘,来填补我精神上的空虚。”张强想来想去,终于想出一条他自认为是很好的妙计。
过了几天,张强装着不高兴的样子,来对张山说:“兄弟,你在家好好照顾弟妹,我要去南方闯闯了。我不闯出个名堂来,我就不娶媳妇。”弟妹笑着说:“去吧,外边的世界宽着呢,到哪都有出路。”张山也说:“哥,等你发了,你可别忘了兄弟我呀!”张强哈哈地笑了笑。
张强根本就不准备去南方闯天下,干事业。他外出不过是为了掩人耳目,为忽悠媳妇打晃子。他到郑州跑了半年多,也多少挣了几个钱,买了一套明牌西装,把自己包装成大款,阔阔气气地回到七宝镇,来堂弟张山家作客。张山夫妇满心欢喜,热情招待。玫瑰特意炒了几个菜,端到桌子上,又上了一瓶四川产的绵竹酒。玫瑰给张强斟满杯,劝他喝酒。酒过三巡,玫瑰问:“哥,你既然在外面挣了大钱,当了大款了,咋不从城市找个美丽的姑娘做媳妇呢?”张强晃了晃脑袋说:“我要是从城市找个媳妇,也不费吹灰之力,也有不少好看的姑娘追求过我,我都没有答应她们。你知道为啥吗?那天我走在深圳大街上,有人吟过一首打油诗:‘城市姑娘不可靠,面似桃花心如刀。有钱有势跟你好,没钱没事去球了。’我听到后,心里就犯了嘀咕。城市姑娘眼皮薄,她们盯着的不是人,也不是爱情,而是地位加金钱。你想想,咱们农村人实在,特别是我,根本就经不起城市那些姑娘们捣鼓。我想好了,不在城里找老婆。常言说,‘论吃还是家常饭,论穿还是粗布衣。’农村姑娘诚实、善良、贤慧、朴素。论过日子,还是从农村找媳妇好。”张山说:“还是哥哥高见。”玫瑰也说:“既然哥哥的决心已经下定了,要在农村寻媳妇呢,张山,你也为咱哥哥操操心,看哪儿有合适的茬儿了,好给咱哥说说。”
玫瑰这句话儿倒提醒了张山。张山说:“哥,你要找个啥样的?”张强笑了笑说:“条件不多,只有五个条件:第一、必须是人;第二、必须是活人;第三、必须是女人;第四、必须是没有嫁过人的姑娘;第五、必须是天生丽质的姑娘,名副其实的闺女,在咱这三乡五里是有名的美女。”张山说:“哥,你也真会拐弯抹角,说了五条,前四条都是虚的,最实质性的也就是最后一条。不过,我倒想问问你,没有出过门的姑娘,是不是真正的姑娘,这谁也不敢打保票。只能从现象、表面、没有出嫁这一环节去衡量了。是不是你理想中的姑娘也只有凭良心了。哥,前些日子,我去柏树庄赵有才开的作坊里给玫瑰买她最喜欢吃的麻辣鹅脖,了解到了一条信息。柏树庄沈四的家有个最美丽的姑娘叫沈大美,她今年二十三岁了,还没有嫁哩。沈大美姑娘的婚姻观很简单也很特别,她不讲究人长得怎么样,她是个享受型的闺女,只要有钱,她就愿意。你如果有意思的话,就找人去说说。”
张强说:“钱倒没有问题。找谁去说比较合适?”张山说:“柏树庄的王静说媒是出了名的,聘请她去提亲,保准是手心攥蚂蚁——活捉活拿。”张强听了堂弟给他提供的信息,觉得堂弟还一心想着自己,对他抢走了自己的未婚妻玫瑰也不记仇,就说:“中,就请王静去提亲。事不宜迟,明天我就去央求她,叫她给咱帮忙。”
第二天一大早,张强提了两大兜礼物,骑着自行车,到柏树庄找到王静家。王静是什么人?她瞧着张强的两个提兜儿,心里痒丝丝的,早明白了来人的意图。她是小燕子衔泥做窝——全凭着一张巧嘴。还没等张强说话,王静就说:“兄弟,有啥事嘛,一大早就来了。”张强把他的来意给王静说了一遍,并吹嘘自己有钱。王静把张强打量了一番,认为他虽然外表不怎么样,可他有钱。有钱就好,有钱就占绝对优势。连忙说:“我试试看吧。行不行,一家女百家问的,她挡不着咱问。明儿清早,你还来我家,中与不中,我给你个确切的消息。不过,你不要灰心,依我看呀,咱说来沈大美,还是有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的希望呢。”张强喜得心花怒放,告别王静,回七宝镇了。
王静说话算数,工作效率也高。她趁沈四的还没有出山做活,就到他家提亲。沈四的家在大柏树西街路南第五个门,王静到他家中,直奔他家堂屋,沈四夫妇正好在家。王静对沈四说:“王叔啊,依我看呀,你家的东屋太破了,该翻修翻修了。”沈四说:“我也知道该翻修了,可是那得要钱呀!没有钱,办不了事。”王静说:“你家的厨房也不行了吧,是不是漏雨?也该收拾收拾了呀。”沈四说:“这些我都清楚,可是咱罗锅上树——前(钱)紧。收拾房子没钱咋行,总不能出给人家指头吧。”王静说:“钱是有的,看你想要不想要了。七宝镇的张强有钱呀,他是咱这三乡五里出了名的大款。”沈四说:“人家有钱是人家的,他跟我有什么关系?你说这话不是想把你这没有本事的叔叔气死嘛。咱跟人家张强一不沾亲,二不带故的,就是借钱,他也不会借给我呀!”王静说:“四叔,你听我说。咱家的大美不是还没有婆家吗?张强想说说咱家的大美呢。别的闺女想嫁给张强张强还相不中呢,他看中你家大美了,把大美嫁给他,你不就有钱了嘛。你想想,张强有钱,也就等于大美有钱了,大美有了钱,也就等于你有了钱了。就你那几间破房子,修修也花不了多少钱,只要你张张嘴,钱就从你闺女哪里转到你手里了。闺女总是要嫁人的嘛,嫁个有钱的,一生吃、穿、花都不愁,这个机会可不能错过呀。”
“钱”,这个字眼,还真能抓人心。沈四听了王静这一番煽动,一番忽悠,还真的动了心。沈四正在盘算着中与不中,妻子齐红倒先说话了。她说:“我说老头子呀,这门亲事倒是可以考虑的。”正在这个时候,沈大美从西屋出来到了院子里。沈大美在她住的西屋,她听王静在给她爹说话,她就猜了个八九不离十,准是来提亲的。她偷偷听了一会,觉得说到的那个张强有钱,她就像腊月的萝卜——动(冻)了心,就故意来到院子叫媒人问她话呢。媒人王静一眼就瞟着了沈大美,赶紧给沈大美打招呼,叫她来堂屋。
沈大美来到堂屋,王静又把张强如何有钱,如何当的大款,炫耀了一番。接着问:“大美,你看怎么样?”沈大美说:“钱又不烧手,谁也不嫌钱多,只要他有钱,我就同意。”沈四夫妇看闺女都说到这个份儿上了,沈四也下了决心,说:“见见面吧。只要他俩有缘份,我这当爹的也不会不同意。”
第二天,张强按约来王静家,听候消息。王静见张强来了,就去把沈大美也叫来自己家,叫他俩见了见面。要说论长相,他俩确实不般配。一个是天上仙女,一个是人间丑夫,真乃是天地悬隔。当然啦,他俩各有各的心事:一个为了钱,一个为了人。虽然各怀鬼胎,竟两厢情愿,一拍即合。沈大美就叫王静把张强带到她家,叫她爹娘瞧瞧。张强早有准备,提着两个大包,去见未来的岳父母。这实际上是走过场,沈四一家就是看中了钱。在以后的一段日子,张强就隔三打五地来沈大美家走走。一是拉近关系,增加感情;二是来看看美人,即未来的妻子。他每次来都不空手,大包小包地提着,包里装着五光十色的礼物,嘴也没闲,对沈大美的父母甜甜地叫着“叔叔、婶婶”。博得了沈大美一家的好感。
这一天,沈大美对爹娘说:“张强是不是真有钱,我觉得还是个问号,还得去他家亲自考察一番。常言说‘耳听为虚,眼见为实’嘛。咱可不能上了他的当了。”爹娘觉得闺女心眼多,挺机灵的,就叫媒人王静带着沈大美去张强家相家。相家不过是个幌子,实际上是瞧瞧张强家到底有没有财产等。
张强毕竟是张强,脑袋瓜子特别灵活。他听说沈大美要来相亲,就又想出了一个阴谋,来忽悠沈大美。他把他家的写字台抽屉故意半开半掩,里面装了一撂子他早已伪造好的假存款单。张强实际上没有多少钱,他想出诡计以后,去郑州转悠,是为了迷惑四邻。他在那里偷刻了几枚银行公章和营业员的私章,填写了无数张假银行存款单。有工行某储蓄所的,有农行某储蓄所的,还有建行某储蓄所的。他就是靠这些假存款单在人前吹嘘,迷惑那些不明真相的人。其中当然也包括沈大美一家。
沈大美由媒人王静带着她来到张强家。张强非常热情,家里家具虽破,可擦得干干净净。写字台上摆满了各种果类及糖果、花生、瓜子等。他叫沈大美坐在靠写字台左侧的椅子上,王静坐在写字台右侧的椅子上,他自己坐在沙发上。三个人正好是个等腰三角形。既能互相对话,又能看到对方的一举一动。沈大美和王静一边嗑着瓜子、花生,一边说着闲话。沈大美的眼睛忽然转了一下,瞄着那个错开缝的抽屉。她高兴极了,里边放着一撂子存款单,少说也有十几张。她看到上面一张存单的正面填写的小写字母前边是个“5”,后边像母鸡下蛋一样,一串“0000”。啊!她心里暗想着,就这一张就有五万块,一撂子加起来就更多了,看来张强确实有钱,名不虚传。沈大美斜着眼瞟着,装着没有看见,啥也不知道,照样喝茶水、吃花生、嗑瓜子。
那个张强,别看他眼睛不大,他可瞧得十分清楚。他对沈大美的一举一动就像录象机的镜头一样,把沈大美观察得淋漓尽致。细高个儿,鹅蛋脸儿,细皮嫩肉儿,弯弯的眉毛儿,两个双眼皮儿,一双大眼睛总是活泼地转动着;不笑不说话,一笑,两个腮帮子上立刻出现两个深深的酒窝儿。张强瞧着沈大美,心里像喝了蜜似的甜。瞧着她偷看写字台抽屉,心里暗想:“沈大美啊,论行骗,我可是老手。这一回呀,你又上我的当了。我在那里以假乱真,拿着鸡毛当令箭,用几张假存单引诱你呢。别看你叫沈大美,名字美,长得美,实际上,你叫我这不美的心拴着你了,你又中了我的计谋了。”
眼看天快晌午了,张强叫王静、沈大美到向阳酒店用餐。餐桌上,王静说:“张强,我看你俩挺般配的,该办事典礼了呀!你俩都老大不小了,早早地办过事,心里就踏实了。”张强说:“好啊,你看那天比较合适?”王静看了看沈大美,说:“大美,三月十五,是个黄道吉日,定在三月十五如何?”沈大美红着脸说:“没有几天了,你没瞧张强他家嘛,家具都是破的,床是烂的,换都没换,咋进他家门呀!都说他有钱,家具破破烂烂,连邻居的眼睛都看不过。”张强说:“这个没有问题。这里有观音,不用去南海。咱守着家具商场哩,还担心没有新家具嘛。吃过饭,咱就去商场挑选如意家具,说换就换。”
张强和沈大美都有自己的小算盘。他俩是高梁杆打狼——两边都担心害怕。张强是怕沈大美一旦识破自己的阴谋,吹了灯,所以想越早结婚越好;沈大美担心张强有钱,变了卦,再去另找她人,今儿盼,明儿盼的大款飞了,也想早早地结婚。吃过晌午饭,张强领着她俩到家具商场转悠。进了商场,他们这儿转转,那儿摸摸,不是摸写字台,就是摸床,或是坐坐沙发。家具商场老板刘项,看得不耐烦了,就将了张强一军,说:“张强,我这商场是卖家具的,可不是展览馆。你要是没有钱买,就不要耽误其他客人买。没有钱,该‘拜拜’就‘拜拜’吧!”这一军将得好。张强火了,说:“刘项,你不要门缝里看人,把人看扁了。谁说我没有钱?”张强说罢,从兜里掏出几张存款单在刘项面前来回晃。张强说:“你瞧我有钱没有?我要一套组合家具、一张床,你给我送回家,等我办完喜事后再算账。”刘项瞧着他那存款单,也就高看他了,说:“张强,我有眼不识泰山,小看你了,你可不要记在心里啊。我这就找车给你送,你相中那件了,做个记号,回家等着就行了,一会儿就给你送回家,好吧。”
十五的月亮,大如盘,清如水,明如镜,光如银。向阳酒店摆着十几张大圆桌,盘碟上堆满了各种名菜,桌上放着好酒好烟。新郎张强西装革履,新娘沈大美浓妆艳抹,宾客盈门,高朋满座。张山和玫瑰也来婚礼厅为堂哥祝贺,他们看着张强和沈大美那么风光,玫瑰小声对老公说:“沈大美长得那么漂亮,咋相中咱那丑哥哥了。咱那哥哥是癞蛤蟆穿大红袍——只能远看,不能近瞧。好一朵牡丹花插到牛粪上了,可惜,真可惜呀!”张山说:“这就是缘份。常言说‘好汉没好妻,赖汉娶花枝。’咱哥没有骗着你,倒还真的通过媒人娶来个七仙女,这是他的福气,我们应该为他骄傲才是。”
婚礼过后,张强送走客人,甜蜜蜜地和沈大美进了洞房。乡村的夜,万簌俱寂。洞房里,春意融融,柔情似水。张强拉着沈大美的手,多情的沈大美立即依偎在他的胸前。沈大美的温馨使张强早已魂不守舍,情不自禁地吻着沈大美。这一吻,使沈大美如痴如醉,软绵绵地瘫倒在他的怀里……体验着真正的夫妻生活。
沈大美的父亲把闺女出嫁了,腾出功夫来准备翻修房子。他到镇农行储蓄所取钱,这一取,取出名堂来了。沈四不但钱没有取到,反而存款折被银行扣了。营业员说,存款折是假的,要追求沈四的责任。沈四气得眉毛倒竖,怒不可遏地来到张强家。张强正在沙发上,见岳父大人来了,忙上前迎礼。沈四正在气头上,二话没说,照着张强的脸“啪啪”就扇了两耳光,板着铁青的脸骂道:“你这龟孙儿,真是千人射万人射的杂种,狗屎竟糊到我老汉头上来啦!你说说,你给我的存折咋就是假的?”

共 6218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小说讲述了一位丑鬼男人张强,靠假存折欺骗乡邻自己有钱,又欺骗媒人为自己说成一位爱慕虚荣的美女沈大美,竟然很快娶了沈大美为妻。结果岳父拿着张强给的存折彩礼去银行取钱,才被告知是假的。露馅后,张强竟然继续哄骗妻子和岳父,说自己真的有钱。结果他到县城,夜里翻墙钻进县制药厂财务室,撬开保险柜,盗窃现金五万元,回家遮住了妻子的怀疑。想不到两天后警察就破了案,张强锒铛入狱,沈大美受骗上当,苦不堪言。全篇文字精炼,构思精妙,结构严谨,不务正业又想娶美妻的张强,作为反面教材具有典型意义,警醒年轻男女谈婚论嫁,一定要将人品放在位,千万别钱迷心窍!力推佳作!【编辑:梦锁孤音】
1 楼 文友: 2018-05-08 14: 6:12 全篇文字精炼,构思精妙,结构严谨,不务正业又想娶美妻的张强,作为反面教材具有典型意义,警醒年轻男女谈婚论嫁,一定要将人品放在位,千万别钱迷心窍!
 楼 文友: 2018-05-08 19:26:0 感谢梦锁社长的费心编审。社长好,遥祝夏祺。
4 楼 文友: 2018-05-09 07:05: 2 欣赏杨兄精美小说,人物刻画震心动魄。如这样智会得到好的运用,虽然像貌不济也能抱得美人归。好小说,当大赞。
5 楼 文友: 2018-05-09 21:18: 6 丑鬼骗妻,图一时之快,却锒铛入狱,得不偿失,就是钻过头不顾屁股的渣人!为你的佳作喝彩! 情动便近断肠崖 无情真乃大丈夫
6 楼 文友: 2018-05-11 0 :18:18 感谢东辰老师的热心关注,老师好,遥祝夏祺。
7 楼 文友: 2018-05-11 0 :20: 7 感谢断肠崖居士老师的热心关注,老师好,遥祝夏祺。三岁宝宝口臭是什么原因
小孩晚上睡觉流鼻血
宝宝一只眼睛眼屎多
小孩口臭的原因和治疗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