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全能照妖镜第1053章龙椅之上百里废墟第

发布时间:2020-01-25 03:35:47

全能照妖镜 第1053章 龙椅之上,百里废墟(第三更、万)

所有人面面相觑。

一剑斩出,赵楚平静的收起了剑。

结束了!

没错,就这样莫名其妙的结束了。

在众人的眼中,赵楚说不出的滑稽,甚至有些可笑。

他的行为,更像是顽童在过家家,我拿着木剑,朝着你虚空挥舞了一下。

“他,他在干什么?”

一个洞虚境满头雾水。

“可能,是在泄愤吧!”

又一人膛目结舌,似乎也只有这一个解释。

嘎嘣!

命古生寒着脸,他同样不知道赵楚在干什么。

但冥冥之中,命古生有些不祥的预感,赵楚绝对不是玩搞笑。

斩北海等人面面相觑,都不理解赵楚的行为。

纪东元等人,也不清楚。

无数人感觉到了荒唐。

“哈哈,我知道了,赵楚被雨浇坏了脑子,他发烧着凉了!”

“他病了,他疯了,哈哈!”

始皇龙庭一个洞虚境狂笑一声,轻蔑的声音回荡在长空。

而更多的人,却是皱着眉。

生病,着凉,简直就是放屁。

别说一个天择境,就是筑基境的孩童都不可能生病。

透过雨幕,不少人死死盯着赵楚,他们不死心,他们要等到一个答案!

……

“看,快看!”

“赵楚的脚下,没有雨水!”

突然,有人一声惊呼。

随后全场骇然,不少人倒吸一口凉气。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以赵楚为中央,方圆三里的空间,暴雨竟然被停滞在了空中,最后的一米距离,根本沾不到地上。

滂沱的大雨,下到了你的腰部,之后就消失了。

如此诡异的场景,谁见过?

就如有一层透明的光膜,生生制止了雨幕的降落。

无数人膛目结舌,无法呼吸。

“剑气,是剑气!”

“刚才那一剑,赵楚斩出了剑气。”

“是元婴境的武学,赵楚依靠着元婴境的武学,割裂了虚空,以剑气阻断了雨幕的降落!”

斩北海一声惊呼。

这乃是纯武学的领悟,以及极致的剑道。

修士在突破天择境之后,大部分开始修炼道纹神字,以前在元婴境感悟的武学,便也没有了用武之地,所以一般人的修为并没有太登峰造极。

赵楚这一剑,直接是刷新了剑气的恐怖程度。

“哼,剑气再强,也不过是元婴境的雕虫小技,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

几息的诧异之后,不少人也明白了剑气的原理,命古生更是满脸讥笑,明显不屑一顾。

随后,更多的人恍然大悟,纷纷点头。

“看,金銮殿的柱子!”

突然,又有人一声惊呼。

随后,全场哗然。

就在雨幕被切开的断层处,金銮殿外的巨大盘龙柱内,陡然溅射出了四散的水线。

随后,是其他的盘龙柱,甚至是雄厚的墙壁,皆从里面喷出了水线。

建筑内部,当然不可能有水。

唯一的解释,建筑其实已经分离,里面渗透进去了雨水,随之又喷溅了出去。

“柱子,墙壁,整个金銮殿,都已经被剑气拦腰斩断了!”

“我的天,这金銮殿可以防御洞虚境的轰杀,这元婴境的普通一剑,竟然能拦腰斩裂,何其恐怖!”

圣尊们视力惊人,问仙子率先发现了柱子和墙壁上的细微裂缝。

“命古生,这雕虫小技不值一提,也不值得大惊小怪,却生生斩断了你整个金銮殿!”

斩北海也寒着脸。

他完全理解不了赵楚的思维。

一剑荡出三里范围的剑气,直接将硕大的金銮殿拦腰斩断。

这得多大的气魄,这得多么可怕的野心。

“该死!”

命古生咬牙切齿,狠狠抑制着体内的杀气!

……

嗡!

终于,废墟上的修士们,看到了一个史无前例的画面。

硕大的金銮殿,赫然是直接被一道横跨而出的剑弧,拦腰斩断。

没错!

无论是花纹繁复,金碧辉煌的盘龙圆柱,还是铸造了无数锻造师心血的墙壁,如此恢弘的建筑,这一刻赫然是全部被生生拦腰斩断。

断裂之处,剑痕工整,宛如是切开了一块豆腐。

剑气轰然爆炸,金銮殿的根基还在地面。

但以人族腰部为分界线,上面的一切建筑,全部是被剑气高高震飞。

从天空俯瞰下去,整个金銮殿就如一颗巨大的黄金色西瓜,被一剑拦腰劈开,而后彻底爆炸分离!

哗啦!

剑气散去,天空上被割裂的雨幕,顿时降落下来,积蓄而起的积水,瞬间将大地砸的泥浆飞溅。

恢弘壮阔的金銮殿,被从中央掀开。

人们看到了纯金铺设的地板,看到了各种龙首饰品,看到了数不清的贵重宝物。

但此刻,暴雨瞬间降落在一尘不染的地面,瞬间冲垮了一切精致的建筑,所有房间,全部被积水吞噬。

轰隆隆!

与此同时,被剑气高高震飞的屋顶,开始坠落!

轰隆隆!

轰隆隆!

轰隆隆!

大地震荡,天摇地动。

全场所有人张着嘴,任由雨水灌满了口腔,就是震惊的无法合拢。

高耸的楼宇坠落,宛如一块黄金色的山脉从天而降,哪怕在漫天暴雨的调和下,依旧是震荡起了滔天的尘埃,最终在雨水的搅拌下,沦为了扩散开来的泥浆。

整整两分钟后,以往那富丽堂皇的金銮殿,彻底在泥浆的浸泡下,沦为了一片废墟。

废墟之中,命夕龙就在正殿。

他目光呆滞,眼前的一幕,根本就无法置信。

在他身旁不远处,是刚刚坠落下来的龙椅。

因为龙椅在高台之上,赵楚一剑斩断金銮殿,龙椅也随着高处的建筑,直接被震飞到了天空,随后又坠落下来。

曾经高贵的龙椅,始皇龙庭的龙脉,如今也只能在雨水的冲刷下,接受着冰冷的洗礼。

全场震撼到无以复加。

别说那些平常的修士,就连那些圣尊都哑口无言,根本无法用语言表达此刻的心情。

要拆金銮殿,有几百种方式。

但谁都想不到,赵楚竟然会一剑拦腰展开,就如割下来一颗罪犯的头颅!

他斩断了雨幕。

斩断了金銮殿。

也斩断了始皇龙庭的脊髓!

命古生脸色煞白,整个人宛如要爆炸,幸亏有斩北海等人在一旁相劝,否则他必然已经爆发。

自己的家,被人以这种方式斩断,这简直是蹬鼻子上脸,在你脑袋上撒尿啊。

“榜样,你永远都是我的榜样!”

赵楚创造的场面太惊人,用恢弘壮丽已经无法形容。

应离穷膝盖一软,他又想给偶像跪下,可惜这一次被人拦住了。

……

哒!

哒!

哒!

赵楚提着天兵古剑,脚踏废墟,一步步朝着命夕龙走去!

“你不是期待我进来吗!”

“如你所愿,我来了!”

赵楚脚步停留在命夕龙十步外,面无表情的开口。

“你、你……你明明已经力竭,为什么还能施展神通!”

命夕龙歇斯底里的咆哮道。

“普天之下,你不理解的事情太多!”

“出招,没必要浪费时间!”

赵楚抬起天兵古剑,剑刃直指命夕龙。

“赵楚,你欺人太甚!”

命夕龙知道自己已经无路可走。

他肉身瞬间消失,彻底入虚。

下一息,命夕龙出现在赵楚身后,而他的掌心里,闪烁着裂缝锤。

两道空间裂缝汇聚的裂缝锤。

命夕龙白发苍苍,他已经在拼命。

赵楚一动不动,似乎根本没有意识到身后的危机。

“小贼,本王与你不共戴天,死吧!”

命夕龙咬牙切齿,恐怖的轰杀从天而降。

哗啦!

潮汐之声再起,赵楚举起单掌,刹那间,漫天雨幕再一次汇聚成了两条飓风蛟龙。

“夕龙王爷,你滥杀无辜,如今命数已尽!”

大臂一甩。

两条蛟龙狠狠和裂缝锤对轰在一起。

激荡而起的波纹,将满地废墟再次压迫了一次,不少有些形状的建筑物,彻底沦为泥浆。

有了前车之鉴,谁都清楚,赵楚的百禁叠加,完全可以摧毁玄始神通。

当然,所有人都在震撼着,赵楚到底服用了什么天才地宝,竟然可以瞬间恢复浑身真元。

但事实就是事实。

命夕龙七招已尽,整个人苍老了几十岁,一头白发,极度憔悴。

赵楚……赢了!

“命夕龙,你当初折磨青劫门人,那时候你高高在上,可否想过今日结局!”

这时候,赵楚才缓缓转头,冷眼俯瞰着这个老人。

“赵楚,你杀不了我,我是半步玄始境,你杀不了我!”

一声尖锐的咆哮,命夕龙身躯瞬间入虚。

没错!

他是半步玄始境,虽然自己无法再施展玄始神通,但他可以入虚,并且可以在虚空中移动。

哪怕赵楚你能看穿虚空,也抓不住命夕龙的身影。

“还有10秒,我看你如何杀我!”

虚空之内,命夕龙歇斯底里的咆哮着。

“你的碎虚灵宝,根本不可能找到本王的位置,你黄粱一梦,终究无法杀了我!”

“赵楚,你根本就不懂玄始境!”

方圆十丈的虚空内,各个位置都出现了命夕龙的声音。

没错,他的肉身,在虚空中继续移动着。

而碎虚灵宝,只能穿透一个固定的点,却无法跟随着命夕龙的身形移动。

就如一根绣花针,你可以穿透布匹,但却只能一针接着一针,拔出来,才能重新插进去。

但每穿透一次,都要耗费时间,在这段时间里,命夕龙足足可以在虚空内移动几十次。

所以,碎虚灵宝,根本就无法触碰到玄始境。

10!

9!

8!

……

时间一秒又一秒流逝着。

距离五分钟的约定时间越来越近,命古生双掌内已经汇聚了一道玄始神通。

赵楚只要超出了时间,他必然会不顾一切的冲出去,将其斩杀。

是赵楚先破坏规矩,谁都无法阻拦自己。

斩北海等人凝神静气。

“如果赵楚自己破坏规则,他们也没办法再为难命古生!”

……

5!

4!

3!

最后的时间,即将结束!

无数人悲哀的摇摇头,赵楚哪怕再强悍,如今他也无力回天。

碎虚灵宝,根本奈何不得半步玄始境!

轰!

然而,也就在最后两秒,赵楚的天兵古剑之上,陡然浮现着一层猩红的血线。

随着血线出现,天兵古剑之上,似乎矗立着一头浑身火焰的麒麟。

这一刻,在场所有圣尊的心跳,全部窒息!

碎虚天宝!

没错,这一刻,赵楚掌心里的天兵古剑,赫然是出现了碎虚天宝的气息。

碎虚天宝!

更高级的存在!

这可是能够撕裂虚空,足以斩杀玄始境的逆天法宝,放眼整个苍穹乱星海,只有传说中记载过几件,人们根本就没有见过真东西。

啵!

“啊……噗……”

最后一秒。

赵楚手举天兵古剑,平静的将面前虚空割裂。

就如锋利的剪刀,剪开了一匹漆黑的布,里面潜藏着重伤的命夕龙。

没错。

碎虚灵宝是针,只能点对点的穿透虚空。

但碎虚天宝,就是一把剪刀,可以将虚空剪开。

天兵古剑斩裂虚空的时候,顺便划开了命夕龙的喉咙,震碎了他的命门。

赵楚瞳孔里闪烁着妖异的火焰,在他的视线中,命夕龙在虚空中活蹦乱跳,根本就没有任何隐私可言。

而他之所以浪费这10秒,是因为要将天麟臂内的麒麟血,覆盖在天兵古剑之上。

轰隆隆!

命夕龙从天龙砸下来,整个人蜷缩在地上,不住的痉挛,宛如一个濒死的囚徒!

“三师兄,将师傅和二师兄的棺冢带上来,我要在他们的见证下,亲手斩了此恶徒!”

赵楚一把揪起命夕龙头发,宛如在拖着一条死狗。

随后,他一脚将龙椅踢起来,摆正。

大袖一甩,赵楚四平八稳的坐在了命古生的龙椅之上,眼神冰冷的俯瞰着百里废墟。

万宁市人民医院
重庆三峡中心医院平湖分院
阜阳牛皮癣手术治疗
珠海儿童白癜风医院
湖北有牛皮癣医院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