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补天道 八十八劝合力

发布时间:2019-09-25 21:37:34

补天道 八十八劝合力

闻听此言,寿王和恵王同时出一声惊叫,声音中透着十分的震惊,十二分的凄惨。

过了好一会儿,寿王颤悠悠道:“唐侄女,你説的可当真?”

唐姑娘道:“我哄骗你们好玩么?所以我看两位殿下黑更半夜如此勤勉,乃至手足不睦,实在是有些过了。其实完全无需如此,毕竟那东西落入旁人之手,你们还有什么可争的?”

寿王大怒,喝道:“不可能!景玉那小子何德何能,凭什么他能得到诏书印宝?就是他得到了,朝臣也不服。”

唐姑娘眨眼道:“是么?可是昭王殿下是大行皇帝唯一的同胞弟弟,世宗的亲子,若论血缘,他可是最近不过了。正位乾坤不是众望所归的事么?”

寿王喝道:“血缘近算个屁。他有实力么?景……先帝在时就讨厌他,把他赶到最贫瘠的封地,连卫队都削减了一大半,这已经説明他不是先帝属意的皇嗣。况且太平时代也罢了,现在这个年月,若无实力,怎能让人心服?他连一兵一卒都没有,也敢觊觎大位?”

唐姑娘笑道:“恩,説的是,这年头光有血缘没有实力,别説皇帝,连富家翁都当不上。但是谁説昭王没有实力,他可以借势啊。”

寿王一怔,和恵王对视一眼,两人登时明白,大叫道:“姜氏!”

唐姑娘笑吟吟道:“是了,姜廷方,抚镇三杰之,昭王,世宗之子。再加上有印宝诏书和帝师荣昌辅弼,啊哟,这样还坐不稳位子,那除非是个白痴。不,就算是白痴,也该做的上。”

寿王和恵王脸若死灰,恵王深吸了口气,问道:“那昭王……现在何处?”

唐姑娘道:“现在上京的路上。”

恵王道:“快去追呀,不能叫他先进京。”

寿王踢了他一脚,道:“你这个蠢货,先别説他们走的多远,就是追上了,凭你几个蠢人,敌得过姜家大军么?”

唐姑娘插口道:“那倒未必。”

寿王和恵王同时转头看向她,唐姑娘道:“你道姜家是浩浩荡荡开着大队人马护送昭王进京的么?当然不是。这要经过别的督抚的领地,就算是姜家,也不可能这么毫无顾忌的扫过去。最稳妥的方法就是派精锐的小队,暗中护送昭王进京,先在京师登基,再下旨召姜家南下入驻京师。这样才能真正的改天换日。至于换上的日姓田还是姓姜,你们自己想去。”

恵王喃喃道:“这么説,有的追?”

唐姑娘道:“亡羊补牢,犹未晚矣。若是二位一直耽搁在此,那可就万事皆休。”她目光转动,笑道:“因此我才阻拦二位殿下口角,这可不是斗气的时候。合则两利,分则两害啊。”

寿王道:“我何必跟着蠢货一起,我独自一个人追。”

唐姑娘笑道:“一来殿下的领地太远,远不如恵王方便。二来,我们説个万一,万一昭王先进京,两位皇叔一起携手进京,声势更大,逼宫……啊哟,我用词不当,示威也有作余地。再退一步,倘若昭王已经登基,大局已定,两位尚可退回封国,互为犄角,也可牵制京师,封锁中央的势力。桩桩件件,都需要二位联手呢。”

寿王低头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恵王,神色颇为犹豫。似乎要下令,但是嘴唇动了动,却也没有下令。

唐姑娘微微一笑,突然手上一动,一道银光闪过,飞快的向挟持着恵王的两个人刺去,那两人大惊之下,手腕一疼,鲜血涌出,连忙撒手。唐姑娘一手持剑,另一手将恵王轻轻提了过来。

寿王一惊,脸色沉下,但还是伸手阻止了自己属下的反扑。

唐姑娘放开恵王,笑道:“寿王殿下,伤了你两个从人,是否见责?”

寿王悻悻道;“本王怜香惜玉,从不责怪小姑娘。我本来就要放他,你特意出手,倒显得我没有兄弟情分似的。”

唐姑娘嫣然一笑,道:“是我多事了。赶明儿我给殿下斟酒赔礼。”

恵王虎口脱险,得了片刻安生,这才长舒了一口气,道:“好丫头,真不愧了我和你父亲的交情。”

寿王不再理他,道:“唐姑娘,你可知道昭王什么时候南下,什么路线?”

唐姑娘道:“据我所知,他前日启程,先渡河去银宁,再取道西走廊下京师。轻装简从,快马加鞭,若是一路运气好些,也就十来日的功夫就该进京了。”

寿王diǎn头道:“好,多谢姑娘的信息。我再多问一句,倘若我们将昭王杀了,我和恵王,你们家选择支持谁?”

唐姑娘笑道:“啊哟,您可太抬举我了。家父的事情哪轮到我多口?他现在心思未定,今天支持这个,明天就支持哪个,谁知道呢,我只知道他最反对姜家。姜家反对哪个,他就支持哪个,反之亦然。您要有心,就给他去信吧。”

寿王深深地看了她一眼,转身道:“走。”一行人包括打手,武士和女子再次围拢过来,簇拥着他下山去了。

等他走了,唐姑娘扶起了恵王,道:“殿下可好?”

恵王抹了一把汗,道:“还……还好。多……多谢……”

唐姑娘闻言,突然一撩裙角跪倒在地,道:“殿下折煞臣女了,不敢当殿下一个‘谢’字。”

她突然行如此大礼,恵王也唬了一跳,道:“贤侄女这……这是何意?”

唐姑娘道:“家严当年深受殿下知遇之恩,我父女二十年来未曾有一日相忘。”

恵王仿佛被烫了一下,就是一哆嗦,一阵红晕染满脸颊,就像吃醉了酒一般,颤声道:“你的意思

补天道  八十八劝合力

,你的意思莫非是……”

唐姑娘道:“殿下尽管放手去做,我父女愿为殿下牵马坠镫,以供驱策。”

恵王虽然早已有了预感,这时听她説得如此直白,还是不有的一阵恍惚,道:“这……你们可想好了?我跟老七相比……也不算什么了不起。”

唐姑娘道:“殿下何出此言?莫説我父女身受重恩,就是没有这一层关系,只看两位殿下,您也是不二选择。轮年资,您原是他的兄长,比他早封王十年。轮德,您的贤名播于海内,他的恶名也是人尽皆知。抡才,您的藩领是天下闻名的富庶之地,何晏海清,这都是您的治世之才的证明。而他只知养兵,虚耗民力,百姓怨声载道。论人望,他早为诸侯所忌讳,您却是深孚众望的仁主啊。不止我们家,其他抚镇提起您来,都是十分爱戴呢。”

孟帅在树上听着,突然想到:一般来説,这种乱世,越被人忌讳就应该説明这人越厉害吧?被人人欢迎,不是谁都可咬一口的大饼的意思么?不过朱元璋也知道:高筑墙,广积粮,缓称王。那位锋芒毕露,也高明不到哪去。

那恵王听了,却是不自禁的洋洋自得,连忙将唐姑娘扶起,道:“贤侄女快请起。你来这里……是你父亲的意思?”

唐姑娘笑道:“是。家父有密信一封,呈给您一览。”説着从旁边侍女手上接过一个匣子,双手呈上,又道:“我已经安排了亲兵在山下接应,护送您出凉州。您放心,虽然我将大体的路线告诉了寿王,但是细微处总有不同,他赶不上您。”

恵王听了十分得意,道:“你们有心了。怎么,你不跟我追去?”

唐姑娘道:“我另有要事,凉州这边还要我主持。如今对于您来説,天字一号的大事就是去捉拿昭王,不值得为其他事分心。”她指了指身边两个侍女,道:“她们替我将您带去接应的地方。”

恵王欣然道:“你説的不错。那么贤侄女,我就先走一步了。”説着跟着两个侍女走了,走之前还不忘跟唐姑娘説一句,“那小子,就是封印师高崎啊。虽然説他没拿着印宝,但是好像他确实掌握了先帝和荣昌留下的一部分遗产。贤侄女遇到他……”

唐姑娘立刻道:“若是见了他,搜到了东西,必然快马入京交付给您。”

恵王忙道:“岂有此理,只是财货之物,就算是本王赐给你们的。”

唐姑娘道:“不可,那东西是人主才配享用的,就是殿下下赐,恐也折了臣父女的草料。殿下放心,一分一毫都会送到京师。”

恵王暗喜不已,这才又好生宽慰几句,跟着侍女去了。

孟帅在树上看了这出戏,十分不解,这唐姑娘一开始就跟昭王勾勾搭搭,相互之间什么皇帝、皇后都叫上了,这当口又冒出来一个主子?

这是玩真的,还是做戏?

然而这个疑惑很快就被解释了,唐姑娘笑吟吟道:“我説公子,你看他们好笑么?稍微捧几下,就不知道自己是谁了。一个个走的可有多痛快,比我想象的还要少花许多精神。”

就听有人冷冷道:“那也是你诱导的好。好个厉害的唐羽初,不次于你父亲的老谋深算。被你这一通迷魂汤灌下来,别説他们,我也迷糊了。”就见侍女群中走出一人,此人容貌清秀不属于姣好女子,混在侍女群中竟不易觉,只等走出来,才看出是个昂藏男子,却是孟帅一个人大熟人。

正是昭王。

重庆五洲妇儿医院在哪的
重庆五洲妇儿医院在哪儿
重庆五洲妇儿医院在哪个区
重庆五洲妇儿医院在哪块
重庆五洲妇儿医院近哪个公交站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