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史上第一穿越 第十五章 时机

发布时间:2019-09-24 17:39:06

史上第一穿越 第十五章 时机

当他正要狡辩时,那名紫衣弟子快步走来并打断唐子墨的话接道:“师弟,刚才从我观察来看,这位新来的师弟用的招数算不上不正当,也许是某种新颖灵武之术,难道你不觉得他出招很是奇怪。”

“新颖的灵武之术?”蓝衣弟子跟念了声,也没多想其他,向萧逸diǎndiǎn头,萧大师兄説的是,接着又对唐子墨道:“你可以过去了!”

“可以过去?”得知这个结果,唐子墨一脸疑惑,为何这名紫衣弟子老是帮自己忙,这可奇了怪!不过听他刚才的话,莫非他指自己的乱学的跆拳道加上李xiǎo龙呐喊?

“好了,你过去吧!”紫衣弟子淡淡道。

唐子墨diǎndiǎn头,欣喜道:“多谢萧大师兄!”

第一场淘汰的弟子将由这些弟子教传,至于进入到第二场的人继续厮杀。

前面,端木诗函见唐子墨过来了,驻足等着他。

等唐子墨来到端木诗函身旁,这家伙就夸道:“你刚才真历害,打的敌人落花流水。”

呵,端木诗函嫣然一笑,嗔道:“你不也打败了对手,对了,刚才那人怎地拦住你!”

“呃!”听她提及这个,唐子墨的心突然咯噔了下,整个人不由得一慌。倘若让她知道自己是因为耍赖才胜的,岂不是——

无奈之下唐子墨只好念道:“其实也没什么,可能有些xiǎo误会,不过已经没事了。”説话时他稍微扭头看向其他人,不巧第一眼就看见那个纨绔子弟秦悦,还有萧可以。

“看来他们都晋级了,不行,老子要加油才是。”唐子墨暗暗道。

一会过后,剩下的二十位新弟子被带到仙尘峰另外一处布置好的地方,这里场地较为大,周围弄了好些关卡。

一名蓝衣弟子念道:“第二场考智力,两两合作,看到最后一关那五颗悬在半空的旗子了吗!到达前方终diǎn的五组并取得旗子者胜,而且你们从第一关到最后一关都不得用灵武,不管你们会不会都不得使用,否则将被取消资格,可明白?”

“明白!”

二十个新来弟子看着前方似远不远的终diǎn,先不説过第一关,摆在他们眼前有两根很细且长达六丈距离的独木柱子,长长的木柱两头已被固定,木柱悬浮在一个人工开凿的水池面上,若是走在柱子上面必然会产生摇晃。

第二关得爬有一丈高的斜面长方体的铁丝,铁丝格极大,稍一不慎两脚都会踩到方格子里被卡住,何况铁横截面长二三十米远。

第三关再是跳过一丈多宽五尺来深的坑,最后才抵达到悬吊在半空的那五颗xiǎo旗子位置。

看着一连串闯关,唐子墨呆愣了,过独木桥xiǎo意思,爬应该还行,不过这跳坑也太恐怖了,一丈三米岂不是有四米多宽,跳他妹呀,当老子会飞嘛?

蓝衣弟子朗声道:“既然都看好了,还不选人!”

这名蓝衣弟子话一説完,秦悦立即上前一步走到端木诗函跟前念道:“端木xiǎo姐,我们一起可好!”

“谁要跟你一起

史上第一穿越  第十五章 时机

,走开!”端木诗函冷喝一声道。

你!秦悦脸色顿时大变。

见状,唐子墨毫不犹豫地冲到了端木诗函的面前,真诚道:“你愿意和我一组吗!”

端木诗函愣了几秒,然后答道:“嗯。”

见端木诗函答应,这个家伙脸色大喜,呆呆笑着。旁边,秦悦看着他俩説话,脸上充满愤怒颜色,她居然不卖本公子面子!

另外一边,还有那个叫萧可以的弟子,他同样露出鄙视的目光看着唐子墨,眼珠子都快瞪了出来。

见两双目光射向自己,唐子墨哪里会感觉不到,他才不多去想那俩厮,管他们是嫉妒还是羡慕,让你们干瞪眼,眼下赶紧与端木诗函商讨联合方案才是首要任务。

其他人也不示弱,两两组合起来,等所有人站成十组,唐子墨这才仔细看清另外几名女子。

即唐子墨、端木诗函一组,秦悦、絮玉一组,萧可以、楚灵卉一组等,待蓝衣弟子将他们名字念完后,问道:“萧大师兄,可以了吗。”

萧逸diǎndiǎn头,开始吧!

哗啦,二十个新弟子一起冲进了战场,第一关先是过独木桥,众人来到独木桥水池前,望着两根超细的独木立在水上,很不是滋味。

看着面前两根细木柱,唐子墨、端木诗函相互一望,女子淡淡念道:“怎么办,木柱怎么细走在上面肯定会摇晃,到时岂不会掉进水池里面。”

“你别急,我想想法子!”唐子墨脑袋一转,瞧两根木柱相距不是很远,一个人怕是不敢独行,倘若两个人一起,噢,手拉手?

这家伙脑子里突然冒出此等想法,方案才一出,他偏头就在端木诗函耳边説起悄悄话来。

不到三秒,端木诗函听后俏脸儿刹那间变得羞红,她摇摇头:“不行!”

男子低头,很是失望模样。端木诗函偷偷一瞄他,看他不高兴,便又念道:“好吧,但是一定要通过,若不然要你好看。”

唐子墨diǎndiǎn头,“嗯,一定会通过的,相信我!”

“那好,就信你一次!”女子伸出一指道。

端木诗函话音一落,唐子墨二话不説一把牵住她的手,根本不容女子有何准备。

“呃,这粗野家伙,怎地突然就——”当端木诗函与他手牵手相碰瞬间,她娇羞的玉脸透着嫣红,甚是好看之极。

“他们要干嘛!”其余人看着他俩莫名其妙的牵手在一起,心头不由得纳闷。一旁,秦悦脸色比大便还难看的望着前面。

端木xiǎo姐,我们上去吧!

“你——”端木诗函本想发飙,但又想是自己答应他的,能怪谁!只好dǐng着一丝不悦颜色diǎndiǎn头,任由他拉着自己一起踏上木柱。

他二人先是快步走上木柱,然后在一步步走动,两人手牵着手,身体外侧张开双手保持平衡,等他们走到木柱中央位置,柱子果然开始晃动了。

感觉到脚下木柱在晃动,端木诗函惊呼道:“怎么办,我们会摔下去的!”

喂,你别着急也别慌,保持平衡,眼睛看着前方,别一直盯着脚下,另外一只手打开放平衡,跟着我做,走!

过独木桥讲究平衡diǎn,这对于来自异界的他来讲,类似于这种游戏像是xiǎo时候玩过家家一样轻松得很,要想完成这项任务,需要两人共同默契,若不然只有下水的命。

端木诗函跟着他一样做着,除了一只手牵住他外另外一只手平衡张开,不到十几秒时间二人沿着细长的木柱一步步走,当男子还没来得及感觉到女子的手的温度时,二人已是抵达到对面。

“哈哈,咋们过了。”唐子墨笑了声。

闻言这家伙的话,端木诗函却是恶狠狠骂道:“那你还不快放手!”

“哦。”唐子墨挠挠头,憨憨的表情望了一眼女子,刚才一时兴奋,居然忘了松开她的手,罪过啊!

端木诗函看他挠头,哼道:“咋们继续往下一目标前进,走!”

后面的人看到他两人轻轻松松走过,便也跟着照做,俩俩牵手而过。但不幸的是还是有一组没通过,一不xiǎo心掉人水中,大概是默契度不够吧。

前面,两人来到长方体的铁丝下,端木诗函抬头看着高高的铁丝,道:“这可怎么办啊,要不飞上去。”

唐子墨呆滞的目光看着她,“飞?不行,不能飞。”

“呵呵,我开玩笑了,瞧你紧张的。”端木诗函看着高高的铁丝,埋怨道:连第一步都跨不上去,也不知是谁想的馊主意,第一个格就弄这么高,怎摸得着呢!

“是啊,要是能够有个东西垫脚就好咯。”唐子墨话一接完,突然端木诗函眼珠一转,她一双星眸望着男子,有办法了!

咦,她笑的好似诡异,难不成?

“唐子墨,你蹲下!女子带着一声命令口气念道。”

我终于明白她为何会笑的如此灿烂了,原来是要踩着我上去,不过看在这xiǎo妮子美丽的份上,就勉强答应吧。唐子墨diǎndiǎn头,龇牙一笑。

“你在笑什么,还笑的怎么恶心。”端木诗函看他一副坏笑,伸出手揪着裙角念道:待会我爬上去的时候你可不许做坏事,要不然我会要你好看。

“哎呀,还没看她就捏了,好痛啊。”唐子墨摇摇头,我哪敢!

端木诗函捏了他手臂一下,xiǎo嘴儿一翘念道:“你别磨叽了,还不快蹲下,他们快要追上来了。”

知道了,唐子墨向下一蹲,你上来吧。

端木诗函见他真蹲下,脸色一喜,双手捏住裙角一脚踩上他的肩头,直把唐子墨给踩得哼叫:“天啦,你该减肥了……”

“你别叫了,人家已经踩的很轻了。”感觉到疼痛的他听见端木诗函接自己的话,男子自然本能的准备想抬头。

“不许抬头!”千钧一发间,这个女子猛然呵斥一声。

闻声,唐子墨当场被吓得连头不敢扭动半分,心里正犹豫犹豫不决该不该抬头时,而端木诗函已是爬上格并且伸出手轻轻敲了他的头一下。

“哎哟,谁打我的头!”

你还知道痛,他们已经来了,还愣着干嘛,抓住我的手。

哦!唐子墨伸出手抓住端木诗函手掌,女子用力一提。

“哇,重死了你,跟猪一样。”端木诗函一副吃力表情叫道。

常德治疗月经不调费用
昆明能治疗牛皮癣的医院
山西妇科医院
广州好运不孕不育医院贵吗
成都送子鸟不孕不育医院收费怎么样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