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符武同修 167.第一百八十七章 王辰行踪

发布时间:2019-10-13 00:03:12

符武同修 167.第一百八十七章 王辰行踪

老道士有模有样,把水晶球放在桌子上,口中吟涌起咒语,似乎是来自上古的巫婆。

不过任凭他怎样呼喊,那水晶球都没发生变化,不久之后,老道士的额头上布满了汗水,眼睛偷偷的看了一眼大小姐,见对方扔在专注的看着水晶球,这才松了一口气,旋即一手握着水晶球,眼睛紧贴上去。

他的这番动作,也是让大小姐向后退了几步,颇为期待起来。

“刺啦啦!”

水晶球虽然还没什么动静,但刺啦的声音却从老道士的口中传出,就在大小姐脸露异样时,老道士脸上露出喜色,哈哈笑了起来,激动的说道:“找到了,找到了!”

大小姐嗖的一下来到水晶球面前,寻找的王辰的身影,但却失望的发现,水晶球还是原来那个样子。

“你要是敢骗我,我就把你扔去喂狗。”大小姐恶狠狠的对老道士说道。

老道士神色一凛,摆出一副郑重其事的样子,“我怎么可能欺骗你呢,你看看,在这里,是一处山脉,现在王辰就在那山脉上修行呢。”

他煞有其事的指着水晶球的一角,虽然那里没有任何变化,但一口咬定,王辰就在那个山脉修行。

大小姐狐疑的看着老道士,一时间也猜测不出真假,后者疯疯癫癫,不过有些话说的倒也准确,好像有些卦师的样子,但让她凭空的相信这个毫无变化的水晶球,却怎么也说不过去。

“那你告诉我,王辰穿什么颜色的衣服?”

“嗯...从水晶球上,好像是一袭白色的长衫...”话音未落,一个粉嫩的拳头伸了出来,径直的打在老道士的鼻子上,陡然间一股血喷了出来,洋洋洒洒,好像喷薄的泉水。

“臭道士,你敢骗我?王辰最喜欢的颜色是黑色,他才不会穿白色的衣服呢。”

“我真没骗你,水晶球可追踪万事万物,找一个王辰自然不在话下,你之所以看不到,是因为你不是天神下凡,没有感应能力。”老道士一脸的笃定,还在维持自己的谎言。

“叱二,叱三,叱五,叱六!”大小姐一声吼叫。

“在!”

旋即四人从远处跑来,“大小姐有什么吩咐?”

“把这个道士给我抓住,剃成光头,不会算卦,当什么道士,不如当和尚算了。”

“是!”

叱二等人从四个方向,将老道士围在中间,“敢欺骗大小姐的人,我们是不会放过他的。”旋即一人拿出一把剪刀,将老道士按在地上,疯狂的剪了起来。

片刻之后,老道士一头乌黑的秀发,变成了闪亮的光头,与先前出去的叱一倒是有几分相似。

“我跟你们说,大家都应该知道我的身份,你们这样对待我,迟早会有后悔的一天。”

“别听他废话,给他送到叱一跟前,让两人一起把栖霞山庄扫了,哼,这就是骗本小姐的代价。”

老道士一拍自己的嘴,暗道不该吹牛,现在被罚去与叱一扫地

,这是多么颜面扫地的事。

尤其是遇到叱一,两人免不了又要一番大战。

老道士百般的求情,还是没有逃脱扫地的命运,不久之后,他便见到了叱一,而两人也在栖霞山中打的是鸡飞狗跳。

大小姐坐在椅子上,面色有些不好看,她一直在为王辰担心,可是没有半点消息。

叱二走了过来,轻声道:“大小姐,你也不用担心,刚才李天一少爷传来消息,说三大势力没有找到老四,他应该安然无恙。”

听到这话,大小姐才算安稳的许多,坐在那里,好像不是人家烟火的仙子,一双迷人的眸子,直视着上空,喃喃道:“小男人,你到底在哪呢,我想你了......”

.....

乌鸦镇,是一个人口稠密的大镇,因处于交通要道,倒是与扶桑城差不多,而且听闻,也要凝成为城池了。

镇中,是一条笔直的街道,两旁店铺密集林立,不时有伙计出来招揽顾客。

此时因为是正中午,倒是没有多少行人,而在烈日炎炎下,一个少年人,腰间挂着一个布袋,脚下穿着一双草鞋,身上穿着一袭黑衣,一步步向前走着。

就在这个时候,从一家酒楼内,快步走出一个伙计,道:“这位客官留步,天气炎热,不如到里面喝杯茶。”

少年人眉头一蹙,看了看小伙计,“我还要赶路。”

“赶路也不在这一会儿,正所谓磨刀不误砍柴工,休息好了,走起路来更快。”

“也好!”少年人略一思索,便答应下来,跟着伙计,走入酒楼内。

伙计在大堂的一处找了一处幽静的位置,擦了擦桌椅,道:“客观,请坐,我们这里有药茶,清热去火,专门为你们这种长途赶路的人准备的。”

“上一壶吧!”

“还吃点什么吗?”

“来些糕点!”

“好赖,马上就给您上来。”伙计说完,跑着下去,果然不到两分钟,一片五颜六色的糕点,一壶茶水端了上来。

“客观,您慢用!”

少年倒了一杯茶,喝了一口,顿时感觉到一股神清气爽,这药茶果然是不错,对武者都能起到一丝作用。

简单的吃过点心,喝过茶之后,少年笑道:“多少钱?”

“一共十两银子!”

“哦!”少年摸向自己的布袋,掏出了十两金子,一般情况下,银子只在乡下小镇流通,而三级城池,二级城池流通的是黄金,在一级城池,甚至特大城池黑龙域那种地方,流通的是宝玉。

“我这没有银子,只有金子,不过我问你些事,你告诉我之后,这钱就是你的了。”

伙计的眼睛瞬间锃亮,死死的盯着那十两金子,而后吞了一口唾沫,“您想问什么?”

“我问的简单,我想去黑冥城,不知道怎样走,而且前边你们有没有听到过什么危险的地方?”

伙计一听,满脸的疑惑,试着问道:“您是去走亲访友?”

少年点点头,道:“算是吧!”

“是这样,我们这里叫乌鸦镇,往来路过的还真有人说起去往黑冥城的路线,据说那里是一级城池,而且靠近黑龙域,在整个黑龙行省都是繁华地带,但往来的路径实在是太远了,差不多要有五十万公里吧。”

五十万公里的距离确实不近,以凡人来说,他们一生都不可能走这么长的路。

“期间倒是有几处绝地,好像很危险,但我不清楚。”伙计只是个凡人,可能一辈子都没走出过乌鸦镇,他哪里清楚前方路径的危险程度。

“那也谢谢你,这十两黄金是你的了。”说着,将手中的黄金扔给伙计,后者接住后,一脸的谄媚,点头哈腰,恨不得要跪下磕头。

不过少年并不享受这种快感,反而对着劳动的人们有着特殊的感情,觉得他们才是最美的人。

“客观,收了你的钱,我就要告诉你一件事,今天夜间,乌鸦镇将会出现乌鸦潮,倒时候凡是并不在镇内的人,都可能有危险,好多次了,一些武者,都死在乌鸦的嘴下,如果你不着急,不如现在本店住上一夜,也不用掏钱。”

“乌鸦潮?能杀死武者?”少年楞了愣,停顿片刻,“那好,我就先不走了。”

少年自有他的打算,现在急行,如果真遇到伙计所说的乌鸦潮,安全无法保障,还不如在镇子中,住上一夜,顺便感受一下乌鸦潮到底是什么东西。

伙计兴高采烈的走了,领着少年,向楼上走去,一间干净的卧房,出现在眼前。

“早些休息,晚上八点的时候,将会出现乌鸦潮,到时候我来叫你。那般盛景,你一定没见过。”

少年点点头,将房门关上,没做多余的事,双手结印,修炼起来。

时间一点点流逝,转移间,天已经黑了下来,此时是七点钟,但乌鸦镇的夜黑的格外快,给人一种午夜的感觉。

忽然间,在门外,少年感觉到有股阴寒的气息,心下一动,便是躺在了床上,装出睡觉的样子。

“客观,你睡着了吗?”

是伙计的声音,很轻,将门慢慢的推开一条缝隙。

许久之后,伙计没有听到答音,以为这少年睡下了,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从腰间拿出一个笛子,对着屋内吹了一口气。

“呼!”

一条清淡的烟雾,从笛子中发出。

“嘿嘿,七步迷魂散,即便你是武者,也得昏迷!”伙计站在门外,注视着屋内的一举一动,等烟雾进入二十分钟后,这才蹑手蹑脚的走了进来,转身将房门轻轻的关上,走到床边,看着一脸熟睡的少年。

“哼哼,你的年纪还没有我大,却享受这帝王般的生活,十两金子说送就送,可见天道是多么的不公平。既然你这么不在乎钱,那就把身上的线都给我吧。”黑夜中,伙计一脸狰狞,竟是来杀人劫财的。

旋即,一把匕首,掏了出来,明晃晃闪烁,对着少年便是刺了下去。

“我给你钱,你却害我,好歹毒。”床上的少年陡然睁开眼睛吓了伙计一跳,旋即伸手将匕首抓住手中,用力一捏,便是化为粉末,飘落在床上。

而这少年,正是人们口中的暴徒――王辰!

承德男科
昆明治牛皮鲜好的医院
山西治疗宫颈炎费用
承德男科医院
云南好的牛皮癣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