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阳光城股权生变动荡中驶向何方

发布时间:2020-01-24 22:43:29

阳光城股权生变,动荡中驶向何方?

阳光城,2018年销售额终于突破千亿。

以1628.4亿位列房企排行榜第14位,紧跟华夏幸福之后。

去年10月,阳光城首次突破千亿大关,成功迈入千亿房企俱乐部,林腾蛟大手一挥,向所有员工派发一枚金戒指,盒子上写着“千亿纪念”。

图片来源:络

最近,阳光城股权易主风波却引发了大量社会关注。

2月26日午间,阳光城发布股权结构变更公告,称24日接到股东上海嘉闻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上海嘉闻)通知:

其全资控股股东中民嘉业投资有限公司(下称中民嘉业)将持有的50%股权,转让给福建捷成贸易有限公司。

也就是说,中民嘉业把自己的旗下公司上海嘉闻,卖了一半给福建捷成。上海嘉闻持有阳光城18.04%的股份,是此前阳光城单一最大股东。

因此,拥有半份上海嘉闻的福建捷成,也就拥有了上海嘉闻持有阳光城股份的一半,即9.02%。这次交易后,阳光城最大单一股东或将易主,福建捷成将委派1名人员成为上海嘉闻3名董事会成员之一。

福建捷成贸易有限公司于2010年成立,注册于福州市自由贸易区内。股东为林芳和谢亭亭,分别持股51%和49%。上海嘉闻系中民嘉业的全资子公司,中民嘉业则是中民投合资子公司。

中民投是一家成立4年多的企业,在成立之初,旗下子公司上海嘉闻以6.16元/股包揽了阳光城的定增计划,成为最大单一股东。此间经历了两次分红,持股成本仍超过6元/股。然而,近期阳光城的股价也没有突破6元/股。如果此时转让,可以说花了四年做了一次并不成功的投资。

图片来源:中国房评频道

据悉,作为最大的单一股东,中民投在阳光城董事会中派驻了代表。有内部消息透露,上海嘉闻在阳光城一直充当纯财务投资人的角色,对阳光城的经营无任何控制与重大影响。阳光城的控股以股东及其一致行动人,对阳光城的持股比例超过45%,绝对控股阳光城。

近期中民投为了解决遭遇的流动性困难,开启了卖卖卖模式。在卖掉上海董家渡项目之后,意向退出入股的多家房地产公司,包括此次阳光城。

那么,接盘的福建捷成和阳光城关系如何?

据报道,福建捷成是阳光城的合作伙伴,以前二者就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此次股权变更,可能是阳光城主动寻找到的接盘方。

图片来源:新京报

此外,为了改变单一最大股东不属于控股股东的现状,阳光城控股股东阳光集团及其关联方增持公司股份

阳光城股权生变动荡中驶向何方

,其中阳光集团单主体持有公司股份比例为17.99%,接近上海嘉闻所持股份比例,进一步巩固股东地位。

股权变更风波的同时,阳光城还遇到了缺钱发展困局。

纵观近年来阳光城的销售额增长数据,和大多数高周转的房企一样,逐年翻番。同时也和高周转的房企一样存在着高杠杆和高负债的问题。

阳光城销售额逐年增长(图片来源:中远恒信集团官微)

同年,突破千亿的还有中南置业。作为同等规模房企,据数据显示,阳光城2018年销售额为1625.4亿元,中南置业的销售额为1520.5亿元,在排行榜中属于同一梯队,市值都在215亿上下(2018年)。

图片来源:克而瑞

但从财务数据上来看,真实有息负债(2018年第三季度报),中南置业393亿,阳光城1469亿。2018年真实经营净现金流(报表经营活动净现金流+投资活动净现金流2018年第三季报):中南49亿,阳光城22亿。

从现金流上来看中南优于阳光城,并且阳光城的有息负债过高。阳光城比中南置业多出了900亿元的有息负债,按照融资平均成本7.5%左右,则要比中南置业每年多支付70亿元左右的利息。截至2018年6月底,短期借款为131.08亿元,长期借款为594.65亿元,偿债压力不小。

高有息负债直接导致企业利润降低,毛利率下降,增加企业经营风险,影响公司市值。

2018年以来,融资困难已经成为各大开发商需要面对的难关,阳光城也不例外。为了稳住现金流,阳光城2018年明显放缓了扩张速度。据时代财经统计,2018年阳光城共计新增85个,新增计容面积1010.28万平方米,比2017年减少了近一半。

2019年伊始,阳光城就频频发债融资。

2月25日晚间,阳光城公告称,近日,公司收到深圳证券交易所《关于华泰资管“华泰佳越-阳光控股大厦资产支持专项计划”符合深交所挂牌条件的无异议函》,专项计划发行总额不超过21亿元。

图片来源:络

次日,阳光城发布公告称,其发行不超过人民币49亿元的公司债券已获得中国证券监会核准,分期发行,其中2019年公开发行公司债券(第一期)基础发行规模为5亿元,可超额配售规模不超过10亿元(含)。

图片来源:阳光城官

这些频繁动作的背后都暗示着企业现金流不足,偿债压力大,不得不加大融资解渴。如今,降低负债和降低杠杆成为房企主要选择,然而,企业要发展就离不开资本的支撑。因此,缺钱的企业会进入下一轮融资发债,这是否会陷入寅吃卯粮的恶性循环呢?这要看阳光城背后两个运营者的能耐了。

2017年阳光城为成就千亿梦想,雷厉风行从碧桂园挖来朱荣斌和吴建斌两位高管。随着“双斌”的到来,阳光城开始呈现“碧桂园式”发展路线,由精耕一二线转向一二三四线城市通吃。因此,阳光城也被称为“小碧桂园”。

这二人组建了一支倡导狼性文化的管理团队,并对企业开出六道“药方”:调结构、做好高周转、构造完整产业链、建立双赢机制、信息化建设和梳理管理架构。

效果也立竿见影,当年阳光城实现合约销售951亿元,同比增长95%,提出了“未来达到两千亿,甚至更多”的远大目标。

图片来源:阳光城官

两年时间过去,阳光城销售额业绩突飞猛涨,软肋却也在市场寒冬中暴露无疑,高杠杆和负债风险仿佛高悬在阳光城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而应对策略除了降低拿地增速,就是借钱、借钱、再借钱。

一边是高居不下的负债,一边是停不下来的发债,这家闽系房企在业绩狂奔之后,又会驶向何方?

部分内容来源:中国房评频道、新京报

文章来源:公众号楼市相对论


建德市第一人民医院
南京新协和医院预约专家号
成都治疗阴道炎费用
上海治疗月经不调费用
洛阳知名白癜风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