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娜迦神族021初步结论1

发布时间:2020-01-25 02:53:25

娜迦神族 021、初步结论(1)

“撤退——加速前进——”

独眼基德从来不知道原来自己的声音可以那么尖厉,像锋利的匕首在一块钢板上刮过。

没有一个海盗介意他们船长的尖叫,因为本来平静的海水突然剧烈翻滚,卷起一道道骇人的海浪。

海盗船无助地颠簸,上下左右摇晃。

在海盗们丰富的航海经验中,平常只有在遇到极度恶劣的暴风雨天气,比如说飓风,海水才会翻滚得如此厉害。

然而,稍远一些的地方,海面风平浪静,仿佛他们看到的都是幻象。

事实已经非常明显,有法师在施法,而且还是位位阶不低的水元素派系法师。

哗啦啦——

伴随着从来海洋深处传来的低沉咒语,一堵海墙在神秘魔法的作用下缓缓升起,又被源于地心的重力弯曲出一个美丽的弧度,在自由人号上投下令人战栗的阴影。

然后,海墙轰然破碎,咆哮着压下。

这种能将整艘自由人号纳入攻击范围的群体性法术最起码都是三阶法术,而群攻法术又是高阶施法者最显著的标志,独眼基德找不到与这位到现在都还没有露面的高阶法师战斗的勇气。

所以,他的决定只有一个:“打开排水装置,全速前进!”

说到对水元素魔法的了解,多为血脉骑士的海盗头子不比瑞亚魔法学校未经世事的学生逊色。

他们研究着海族最喜欢使用的几个法术,并针对性地进行防御和在海盗船上建立补救措施,自由人号上的排水装置就是其中一种。

破碎汹涌的海浪重重拍打在海盗船上,咸腥的海水灌入海盗口鼻,巨大的浪花将他们冲得七零八落。

位于海盗船两侧的八个排水装置不负众望的快速运转,将在甲板和船舱内激荡的海水一点点排出,但在强大的高阶法术前显得极为无力。

“水之龙在上,如果您听得到我的祈祷,请为您虔诚的信徒指引……”

第二道海墙在半空破碎,化作数道奔腾的瀑布倾泻而下,独眼基德后面的祈祷被一口海水呛住,没能继续下去。

蔚蓝的光环在自由人号上一闪即逝,彻底将独眼基德推向绝望的深渊。

他认得这个水元素魔法,寒冬冰环,高阶法术,绝不是他们能抵挡得住的。

蓝光闪过的瞬间,独眼基德仿佛看到身披黑夜斗篷,头戴告死鸟面具的死亡使者降临到船上,引导众人前往冥府。

常温的液态海水在寒冬冰环的作用下爆散出一大片令人绝望的惨白雾气,温度急速下降,在不到一秒时间里达到凝点,至少40度以上的恐怖温差瞬间对大部分海盗身体造成永久性严重冻伤,有的肌肉组织更是直接被冻死。

紧接着,冰霜凝结的声音不断在船上响起,冻结海盗们早就失去知觉的肉身,以及脆弱的灵魂。

几秒后,谁也不好说浮在海面上的那个玩意到底是一艘海盗船还是一座巨大的冰雕。

因为在阳光的照射下,它闪烁着晶莹的光,包括独眼基德在内的所有海盗,身上都覆盖着一层厚厚的坚冰。

或许等过一段时间,当这些因为魔法而强行凝结的冰雕全部融化,而自由人号再度被人发现,它能有幸成为一艘幽灵船,在其他海盗酒后偶尔被提起。

哗啦,伴随着海浪,一条又长又大的鱼翻滚上来。

它长得非常怪异,像一条被放大了百倍的带鱼,长度近20呎,身体扁扁的,背上和腹部长着和身体差不多宽的亮黄色鱼鳍,嘴巴张合间露出比鲨鱼还要锋利的锯齿。

最引人注目的是它的尾巴,尾鳍形状像极了一种鸟类的翎羽,格外美丽。

凤尾魛,塔洛斯在记忆深处打捞出这条怪鱼的名字,一种凶猛的海洋魔兽。

不少娜迦法师和鱼人法师都喜欢培养凤尾魛充当魔宠,因为他们强壮的肉身和不俗的战力。

显而易见,眼前这条凤尾魛就是一条被驯养的魔宠。

它的主人在它浮出海面后的第三秒出现,和刚才潜入海水中的黑海骑士们一起,是一位身穿一副皮甲的男性四臂娜迦。

赛恩斯世界有三个多臂种族,一种是海族,娜迦,一种是兽人,罗刹狮人,最后一种是神秘莫测的传奇生物织命蛛后。

后者天生拥有六臂,而娜迦和罗刹狮人只有在晋升青铜第三阶后才会长出第二对手臂,位于原先手臂的下方,即下臂,是实力和地位的象征。

长有两对手臂,说明这位男性娜迦至少拥有青铜三阶的实力,是位高阶法师。

事实上,他确实是。

查斯特·涅普顿,塔洛斯姑姑弗洛伦斯的丈夫,昆图的叔叔。

和相貌英武的侄子相比,查斯特的面部线条更加凌厉,岁月让他的脸颊如刀锋一般锋利。

不过这会儿没人在乎他过于严肃的表情和生人勿进的气场,海墙术、寒冬冰环,利用两个三阶法术干脆利落地将自由人号一船海盗全部解决的查斯特理所当然的成为岛屿上娜迦们高声欢呼的对象。

在连续经历莫名其妙的海难和海带袭击后,再也没有比这更好的宣泄情绪的途径了。

“精湛的法术攻击技巧,教科书般完美的配合,我们安全了。”昆图拍拍塔洛斯的肩膀安慰说。

“我知道,显而易见。”塔洛斯回应说,脸上挂着得体的笑容,任谁都看不出他笑容背后的不快和郁闷。

他至关重要的实验正开始,之前使用弓箭的两名黑海骑士在三轮箭矢射击中刚刚各有斩获,他正准备全速运转头脑风暴结合实际战况、现实条件分析影响因素,然后他的实验体就被查斯特摧枯拉朽,杀得一干二净。

更郁闷的是他还无法指责查斯特任何不是。

就像千辛万苦布置了一个万无一失的陷阱,眼看着猎物即将落入其中准备活捉,旁边突然跑出一个鲁莽的战士一边真诚地安慰你“不要怕”,一边乱剑将它砍死。

那种滋味。

老实说,塔洛斯都有点佩服他自己强大的自制力和不俗的涵养,这个时候还能保持住一个“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而不是双手捂住脸发出难过的呻吟。

唯一值得庆幸的大概是他并非什么收获都没有,两名黑海骑士一共杀死五个海盗帮助他得出一个初步结论,这是他到现在还能维持假笑的重要原因。

上海六一医院怎样
三台县人民医院怎么样
江苏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哪家好
陕西中医牛皮鲜医院
厦门有哪几家白癫风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